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
VIP中文 > 都市小說 > INSIDE局中人 > 正文 第六章 焦油

正文 第六章 焦油

    “那個家伙怎么還不來,咱們都等了半個小時了。”

    “不會是出什么意外了吧?”

    “在等十分鐘,如果接頭人還不來,咱們立馬走人。”

    “什么人?”

    “接頭人么?”

    “喂,不要再往前走了,表明你的身份,否則我們不客氣了!”

    “喂!說你呢,表明身份!站住,立在原地!”

    “他是聾子么?怎么還在往前走?”

    “把消聲器裝上,這個家伙可能是對手派過來的,該死,他是怎么知道我們的交易地點的?”

    “開槍開槍!”

    “怎么?!怎么沒用啊!?他好像不怕子彈?”

    “啊!”“額啊!”

    “看著我的眼睛!地獄之境將降于汝,欲得救贖唯覺醒之道!”

    “它的眼睛在冒火!啊,不要過來啊!”

    “好可怕啊,放過我吧!”

    “這是怎么回事?我又回到了那個時刻,為了籌的妹妹的治療費用,無奈偷取行會的運營款,結果被發現了,為此我失去了自己左手的小拇指,好疼啊!好疼啊!妹妹!妹妹!求求你們,我真的很缺錢,我需要那筆錢,我需要去救我的妹妹!什么?我還需要付出代價?那我將徹底獻上我馬博飛的忠心!需要憑證?那,那就將我右手的小拇指也獻上吧!啊!!!好疼啊!這樣,這樣妹妹就得救了!”

    一個身材高大粗壯的年輕人抵達現場,卻只看到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5個人,年輕人意識到危險開始玩命地狂奔逃跑。他本來是來交付購***的款項的,結果來交貨的幾個接頭人全部都被襲擊昏厥過去了。

    一個接頭人慢慢站了起來,按了按發漲的額頭,跌跌撞撞地向遠方走去,剛剛追擊青年的未知存在躲在暗處悄然觀察著這個接頭人,目送他的身影漸漸遠去,消失于夜色,未知存在也隨著接頭人的消失隱沒身影。

    “妹妹,妹妹,我要回到你的身邊!”

    “呃呃呃!頭好疼,剛剛是怎么回事!我們被襲擊了!頭好昏!我的頭要炸開了!”

    “這是什么東西?一把鎖?”

    “咔!”鎖打開了。

    “這黑呼呼的東西是什么?好恐怖,可我為什么感覺這個東西對我沒有惡意?它在向我尋求一個稱謂?黑乎乎的,像石油一樣,那么我就叫你‘焦油’吧!它好像很快樂,這么一看,它突然之間變得有點可愛了,可愛的小東西!”

    通體黝黑如同石油一樣的“焦油”瞬間覆蓋了馬博飛的全身,隨后,馬博飛的身體連同焦油一起像融化了一般癱在地上,黑色的焦油開始在地上飛速朝市區的蠕動。

    來到了妹妹的病床前,馬博飛溫柔的看著正在酣睡中的妹妹,輕撫妹妹靜謐的臉龐,曾經兇悍的幫派分子臉上難得露出屬于普通人的安寧幸福的笑容。

    下定了決心,自己不能再回行會了,這事沒法解釋,也根本不會有人相信,我們這些全副武裝的幫派分子被突然出現的手無寸鐵的神秘人物的全部打敗,再加上我現在莫名其妙獲得了這股神秘力量,只要是個正常人根本就不會相信,他們只會認為是我背叛了行會,交易款和貨物現如今只怕是也落到了警察的手中,如今錢貨都消失了,恐怕他們認為是我黑吃黑把這兩樣東西都私吞了吧。馬博飛心想。

    事情剛剛發生不到三個小時的事件,我還可以先做一些部署,現將妹妹轉移到別的地方,以免行會的人找不到我對妹妹下手。

    他們遲早會找到我的,但我有信心,以為現在擁有的力量他們還拿我沒有辦法,但是妹妹遲早有一天會被他們找到。為了妹妹以后能夠安穩生活,我必須先下手為強。

    怎么辦呢?以我擁有的這種能力,我相信我一定能做一番大事,就這樣遍躲便想辦法。先給自己一個規劃吧,先將行會擊潰,然后將其納入掌中,為了以后能有更加優越的生活,為了妹妹以后能過上更好的日子,我決定以行會為基礎建立一個更加龐大的地下世界,而我自己將成為這個地下世界的皇帝!啊!這是每一個男人的夢想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想象一下,一整個龐大的地下世界都對自己俯首稱臣,這該是多么讓人心曠神怡的畫面啊!

    3月30日,新州市中心上河區天隆國際度假酒店,3樓308號。

    幾個不懷好意的人敲響了房門。

    “您好,前臺服務,給您送的餐到了,請您開一下門。”

    誰?我并沒有叫前臺服務啊?“我沒有叫餐服務啊,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馬博飛警覺了起來。

    “嗯,我看一下。的確是您點的餐啊。要不您還是自己確認一下吧,我們不可能會出錯的。”

    看來他們是已經發現我了,這次來一定是要對我下手了。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呀,那我也就不必在講什么曾經的情面了!

    打開了門,幾個人魚貫而入。

    “想不到吧,你藏了這么久,我們還是發現你了。”其中的一個人掏出裝了消聲器的手槍對著馬博飛。

    “我先說一遍,我并沒有背叛行會。”

    “那這是怎么回事?跟你一起去接頭的幾個人都被攻擊了,怎么就你沒事?”

    “這件事我也很疑惑,不過解釋起來你們可能不會相信,所以我也并不打算再辯解了。”

    “看來你已經做好了覺悟了,嗯嗯,看在曾經同事異常的份上,只要你交出錢和貨,我們就給你個痛快的。”

    “這些東西都不在我手上。”

    “死鴨子嘴硬,你是還想再經受一次那種折磨了是么?”

    馬博飛突然想起曾經的斷指之痛,這帶給他的不光有恐懼,痛苦,還有深深的屈辱。咬了咬牙,說道:“你們還以為我是曾經那個任你們宰割的兔子么?如今我已經擁有了遠超你們理解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們聽到了么?這家伙瘋了,還什么遠超我們理解的力量,再強你現在不還是手無寸鐵的肉身一具,面對我們這五把手槍,你又能掀起什么風浪?”

    “啊哈哈哈哈...”在場的幾個人發出了似嘲諷,似同情的大笑聲。

    “開鎖!”“咔!”一把外圍輪廓被暗紫色光芒包裹住的鎖出現在馬博飛的額頭上,但在場的其他幾個人卻好像并沒有看到,鎖身通體黝黑如同橡膠一般,上面模糊的雕刻著一個無法分辨形狀的浮雕。隨著馬博飛的開鎖指令,鎖被打開了,緊接著從馬博飛的身體里涌出一大灘黑色的濃稠的散發著強烈刺激性氣味的液體‘焦油’。

    現場情況突變,幾個人先是一愣,緊接著毫不猶豫的拿起手槍點射,飛快的打完了一只**,彈殼落地的聲音清脆悅耳,如同風鈴一般。

    子彈全部傾瀉到了被焦油包裹住的馬博飛的身體上,但是子彈就像是被外面這層黑色的油質物體吞沒了一般,沒入焦油之中,隨后,剛剛被淹沒的子彈又從馬博飛的腳邊被排出。

    “這!這個家伙怎么子彈打不死啊?”剛剛還居高臨下站有著絕對優勢的幾個人臉色大變,眼前這個曾經一起共事的,唯唯諾諾的小人物,此刻就像怪物一般,竟然完全不懼怕他們射過來的子彈!

    “果然,這個可愛的小東西力量不一般,竟然連子彈都能擋的住,這下我還怕誰!嗯?哈哈哈...”馬博飛放肆的大笑起來,然后隨手揮出一拳,包裹在手臂上的黑色的焦油將拳頭迅速延長擊出,打在面前一個距離自己大概3米的人的肚子上,這個人瞬間飛了出去撞在墻上。墻面上清晰地凹映出這個人的身形。

    另外一個人見狀慌忙的抽出一只**裝上,正欲開槍,之前一只黑色的手臂瞬間出現在身前,一拳集中自己的腹部,身體應聲向后飛了出去。

    “嘭!”強勁的力道竟然讓這個人的身體貫穿了墻壁,將自己的屁股卡在被貫穿的墻壁的破洞上。擊出的拳頭隨手向旁邊一掃,將站在旁邊的另一個人擊倒在地。其他的兩個人在屋中胡亂的躲避著像章魚一樣胡亂揮舞的手臂。

    馬博飛又伸出一個拳頭將卡在墻壁上的人抓了出來,狠狠地摔在地上。此刻,墻上的破洞之外,一雙眼睛在向屋內窺視著背對著墻壁的馬博飛。

    收拾掉了站在床上的家伙和靠在陽臺上的開槍的家伙之后,馬博飛沉浸在自己獲得的力量的喜悅之中。他意識到,自己獲得的力量是多么的強大。

    “嗯?”馬博飛一回頭,才發現有個人在看著他,糟糕!一得意忘了讓焦油遮蔽自己的面貌,他在這里多久了?全讓他看到了,不能讓他暴露自己的行蹤,也不能讓我的這種能力被別人知道!

    對方在發現他發現自己,竟然也在額頭上出現了一把和他相似的鎖,只不過,對方的鎖被一種紅色的光芒包圍著,緊接著出現了一個長著翅膀面目猙獰的怪物。

    這個人有著和自己類似的力量?馬博飛很是震驚,難道不只自己一個人擁有這種能力?這下想很容易的解決這個人看來是不可能了。不過,正好,在面對普通人的時候自己只是單方面的壓制,根本無法正確判斷自己擁有的力量的極限,而眼前正好就有一個和自己相同力量的人,現在正好可以試驗一下我獲得的這股力量在面對相同力量的敵人時到底會有怎么樣的結果,也好方便以后再面對其他敵人時做一個參考。

    “原來你也有這種鎖啊,一直沒機會試驗一下我的‘焦油’的力量,正好拿你先做我的第一個對手吧!”

    該死,沒想到這么快就遇到了第二次來自鑰匙的襲擊,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難道真如馬城所說,鑰匙一旦獲得了力量,就很難再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了么?

    “你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

    雙方異口同聲。

    “我沒有必要告訴一個即將完蛋的人吧。”馬博飛的語氣狂妄,已經完全將自己標榜為了這場戰斗的勝利者。

    “這也正是我想對你說的話。”習飛對這個家伙的口出狂言十分不爽,用同樣的語氣回敬道。

    冷靜,要先判斷對方的心鎖有什么能力,不能輕舉妄動。習飛一直在不斷的提醒自己。

    “很好,聽到你這句話,我感覺充滿了斗志,希望你不要這么快就倒下,也不要隱藏自己的實力,不然我根本無法判斷自己的極限是什么。”馬博飛更加的放肆了。

    這個家伙難道也是最近才覺醒的么?聽到對方的回答,習飛準確的判斷出這個人也是剛剛覺醒沒多久的鑰匙。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是站在同一起跑線的了,對方現在還對自己的戰斗能力沒有完全掌握,那么我未必會處于劣勢。

    習飛很幸運,自己第一次在清醒狀態下的戰斗對象,竟然也是個覺醒沒多久的“菜鳥”。

    馬博飛行動了,他一拳直接將二人之間的墻壁擊碎,這下,有兩個房間之間聯通的戰斗場地更加寬闊了。

    “等等!”習飛阻止了正準備進攻的馬博飛。

    “干什么?”

    “現在現場還有幾個傷員,是不是應該先把他們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不然這樣我根本無法放開手腳,你自己也說了吧,想試驗一下自己的極限,如果我因為這幾個傷員而畏手畏腳的,那你根本就無法知道自己的極限了。”

    “嗯...好吧,反正這幾個人現在也失去反抗能力了,對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脅。”

    習飛和巨像將昏迷中的4人轉移到了同樓層的公共衛生間里,將他們一人放在一個衛生間隔間之中,然后讓巨像用尾巴從隔間下面的縫隙將隔間從里面反鎖,這樣就不會有人發現昏迷的4個人了。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剛剛房間中的動靜這么大,我們之間的戰斗遲早會被發現,而如果讓大眾知道我們之間還有這樣的力量,恐怕會造成恐慌,這該怎么辦呢?

    對了,可以依靠局中人的力量呀!他這時才發現張萬鈞交給自己的的皮夾的用處。

    先報警!報警之后在依靠這個皮夾,讓警方封鎖現場,然后自己再慢慢解決這件事情。

    “好了沒有啊!”馬博飛有些不耐煩了。

    “我還有個提議。”

    “說。”

    “我想清場,將整個酒店作為我們的戰斗場所,這樣我們就可以真正無所顧忌的完全釋放我們的能力了。你也不想我們打到一半就被其他不相關的人干擾吧。”

    “好主意,我怎么沒想到呢。你怎么做?”

    “我剛剛報警了,警察來了之后,我用辦法讓他們清空這座酒店,然后還不干擾我們的戰斗。就是怕你不方便。”

    “我無所謂,我只要想走隨時都能走。”

    “那就好。”這個家伙腦筋不大好使啊,也不怕自己耍詐。

    10分鐘后。警察接到報案,說這座酒店藏著**,于是警方傾巢出動包圍了這座酒店,并要求酒店方清空大樓。

    隨著旅客們和酒店方的抱怨,酒店被清空了。

    “報案人呢?”

    “我就是我就是。”第一次報假警的習飛顯得有些緊張,他是沒想到自己隨口編的瞎話竟然會引起這么大的場面,什么民警刑警防暴警各種各樣的警察全都來了,他可沒見過這么大的陣仗,如果張萬鈞給的皮夾不起作用,自己今天可就算是交代在這里了。

    他示意要和負責人單獨談話。

    “你是如何發現**的?”現場負責人詢問習飛。

    “額,那個,不好意思啊,并沒有什么**。”習飛窘迫的說道,臉紅的跟西紅柿似的。

    “什么?那你這是報假警你知道么!你這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你知道因為你的玩笑我們浪費了多少人力物力么?”負責人怒不可遏。

    習飛哆哆嗦嗦的從口袋掏出張萬鈞給的皮夾遞給負責人,負責人在看過皮夾后,憤怒的神情轉為嚴肅,隨后說道:“不好意思,INSIDE,是我不了解情況了,您可以放心去辦自己的事情了,還有,有什么需要我們協助的么?”

    這么好使?他什么也不問的么?

    “額,咳咳,我需要你們協助的地方就是牢牢封鎖現場,不要讓任何人進入酒店,還有,不論里面發生什么情況,你們的人都不要進入。還有酒店后面的花園有個人墜樓了,不過樓層不高,應該不會有什么生命危險,你們也趕緊派人過去救一下吧。”習飛這時候就理直氣壯的發號施令。第一次對機關人員指手畫腳,這種感覺真爽啊!

    “明白了!”現場負責人敬了個禮,一個警察對著自己做了這么一個意義重大的動作,這可讓習飛有點受寵若驚了,習飛笨拙的學著負責人的模樣回敬了一個禮。

    什么味道?這么刺鼻?習飛揉了揉鼻子。

    負責人開始調度現場,十步一崗五步一哨的將酒店團團包圍,警戒帶將外圍看熱鬧的群眾和意圖闖進現場的媒體牢牢地阻擋在外。

    警戒帶之外人聲嘈雜,各種手機,照相機的燈光忽閃忽暗。

    習飛還從來沒有過這種因為自己而引起的龐大陣仗,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指在機關人員的眼中,因為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在公眾面前露面),肯定是特別緊張的,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了,就這樣看著各種警察因為他的一句話而忙碌的身影。

    等等,我都已經出來了,為什么還非要回去面對那個什么焦油呢?我何不趁此機會逃跑算了!

    習飛處在所有人以他為中心來部署的焦點,心中壓力特別大,仿佛一塊千斤巨石壓在心頭,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如果失敗了,自己可能就會被焦油的鑰匙殺死,就算是他不會對自己動手,自己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失敗,只怕是這輩子都抬不起頭來,成為一個失敗者。

    就這樣逃跑算了,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逃跑算了,就算丟掉了面子,最起碼自己能活下去。這件事本來就不應該歸我管,也不該是由我來管的,我已經做到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疏散了酒店的人,避免他們接下來可能會受到的來自焦油的傷害,我已經做了一個一件好事了,沒必要再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險了。

    等等,酒店還有四個人沒有出來!之前被焦油襲擊的四個人!如果我不回去,那么焦油一定會將怒火傾瀉到他們頭上!唉?我為什么要去管他們呢?他們本來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還拿著槍跑到酒店,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要做什么,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事,看他們的樣子也不像是什么便衣警察。對,沒錯,他們的死活與我何干!

    “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是一部精彩的故事,誰有沒有資格私自中斷故事的發展,如果,如果我有能力的話,我愿意守護寫故事的筆,看著他將故事繼續續寫下去。”

    突然閃現在習飛腦海中的一句話點醒了他,這句話實習飛心中所愛,桔子小姐曾經在一次談心中幽幽的說出的,他理解前面這句話的意思,人的生命就是筆,而生活就是紙張,生命與生活結合在一起,就像是筆與紙觸碰在一起,書寫出豐富多彩而只屬于每個人自己的故事。故事可以允許別人闖進故事,豐富故事的內容,但任何人都沒有資格擅自去中斷這個故事。不過桔子小姐后面那句話自己卻怎么都理解不了。

    “不過,我也沒有資格說這句話,我自己的故事卻早已經結局了。”桔子小姐的是聲音聽來凄凄切切,讓習飛忍不住的一陣心疼。

    自己沒碰到就算了,既然已經碰到了,那就不能裝作視而不見了,自己既然有能力去做這件事情,而且也已經應承下這件事,那就必須去做。

    下定了決心的習飛,轉身走回酒店,在他將右腳邁進酒店大門的這一刻起,他所期望的正常生活,從此將不復存在。

    “嘿,沒想到你本事挺大呀,竟然能讓警察為你馬首是瞻。那個什么INSIDE是什么玩意?”剛踏進酒店沒幾步,也不知道馬博飛從哪冒了出來,對著習飛打趣道。

    “你怎么知道我和警察的對話的?”當時應該只有自己和負責人在場的,自己很確定沒有第三個人在場,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沒必要告訴你,告訴你對我也沒什么好處。”

    難道這也是他的能力么?除了那個能將自己的攻擊延長的能力之外,他還有其他的能力么?

    “那么,咱們開始吧!”說罷,馬博飛撲了過來。
  http://www.ojoalahoja.com/110_110571/3752148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joalahoja.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xs.la
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