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
VIP中文 > 都市小說 > INSIDE局中人 > 正文 第五章 第二次襲擊

正文 第五章 第二次襲擊

    “以上就是我們這個專門應對鑰匙引發的特殊事件處理小組成立的過程,現在還有疑問么,我們這個組織是由機關支持的,你可以放心了吧。”馬城在張萬鈞講完事情經過之后接過話來。

    習飛思索了一陣,還是對眼前這個一直沒有交代自己具體身份的馬城不是很信任,但自己并未說出口,畢竟連機關都對他十分信任,自己還有什么資格對他表示懷疑呢。

    “你們對我說這些是干什么?”他們為什么會對我這個局外之人講解得這么詳細?

    張萬鈞調整了坐姿面對習飛正襟危坐,嚴肅的說道:“我想讓你加入我們。”

    “什么?”習飛吃驚道。

    “我想讓你加入我們‘局中人’。”張萬鈞加重語氣再次強調。

    “為什么?我對你們的什么局中人并不感興趣,而且我只是一個普通市民,對你們目前有什么計劃也并不了解,況且,如果我加入你們,就代表我會介入這場神秘的連環襲擊事件,萬一我成為幕后黑手的目標,那我豈不是很危險,我并不想以身涉限,畢竟我有自己的生活,我來到這座城市是帶著自己很重要的私人目的,如果加入你們我可能就會脫離自己現在所擁有的平靜生活,甚至肯能會失去我自己來到這座城市的初衷。”習飛不假思索的拒絕了張萬鈞的邀請。

    馬城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你覺得你現在還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么,就憑你現在已經覺醒了心鎖,你就已經整脫離了回歸正常生活的軌道。從你被被夢魘襲擊的那一刻開始,你就已經算是介入了這一局。”

    習飛不是沒考慮到這一點,打從自己擁有了心鎖開始,自己就已經不算是一個普通人了。他也曾經做過那些虛無縹緲的英雄夢,夢想過自己成為一個屠魔英雄,拯救世界,英雄救美,收到萬千人崇拜,心想,那一刻,自己的內心是多么的自豪,虛榮,恐怕每一個男人心中都在憧憬著那一瞬間吧。夢畢竟是夢,也注定會被現實擊碎,自己曾經的英雄夢在一次一次現實的挫折之中被消磨的體無完膚,到現在,自己能勉強活下去,活的像是個人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到后來自己直接都失去了夢想,成為了現實的傀儡,成為了生活的提線木偶,被冥冥之中的平淡命運所操縱的提線木偶,夢想這一詞對曾經的習飛都已經成為了一種奢侈品。如果不是因為為了去追求自己心中所愛,自己人生路上的明確目標,只怕自己可能永遠都只能是一具沒有自主思想的行尸走肉,得過且過,心甘情愿的成為**縱的木偶。

    而直到昨天開始,自己本來都已經規劃好未來的人生道路,努力工作,追求幸福,然后安穩并幸福的去過自己的小生活。誰能料到,自己規劃好的平靜的人生道路竟然因為自己的喝了一杯酒,撒了一泡尿,就這樣被打破了,習飛感覺到自己本來已經脫離了既定命運的束縛,結果到頭還竟然再次出現被命運掌控的跡象,習飛的心中感到惶恐,并且,惱怒。我明明都已經決定要跳脫**縱的命運,自己掌控生活,我怎么可能在重新回到那種日子。

    因此,習飛此刻出現了一種僥幸心理,只是一次襲擊,自己規劃好的既定生活未必會被打破,自己仍然能夠回歸正常生活,只要自己在也不將心鎖的能力釋放出來,再也不將具象體巨像釋放出來,除了現在在場的幾個人之外,誰也不會發現我有什么異常,我依然可以在這座新城市追尋夢想,結交好友,我甚至可以放心大膽的去追求桔子小姐,我可以擁有平靜的幸福的。所以,不管這幾個人對我說什么,我都不能動搖自己的決心。一旦踏出這一步,我這輩子可能都只能待在陰影之中生活了。

    “那又怎么樣,現在也只有你們幾個知道我擁有這種能力,我只要在之后的日自己不去刻意與你們這些怪人接觸,不展現我的能力,其他普通人怎么會知道我已經不是正常人了。只要我想,我仍然可以過正常的生活。”習飛堅定心中的信念,語氣也不容反駁。

    “已經覺醒的鑰匙并不是你想回歸正常生活就能回歸正常生活的,好像命運在與我們作對一般,盡管我們一直在努力,可最終我們所擁有的這種能力注定會讓我們無法平凡下去。”馬城的語氣之中透漏出一種濃重的無力感。

    “我自己已經決定好了,你們再怎么勸我我也不會加入你們。”

    “你要想好了,現在是特殊時期,我們雙方都是最需要對方的時刻。”張萬鈞意圖挽留。對馬城這個來歷不明的編外人員習飛說話不客氣。可對眼前這個真正的警察,習飛多少還是有點分寸的,而且他對警察這個民眾的保護傘有一種天生的好感,因此說話也客氣了很多:“對不起,張警官,我已經決定了,我想先試著自己看看能不能回歸到正常生活,對于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張萬鈞、馬城無奈的嘆了口氣,張萬鈞遞給習飛一個皮夾,習飛打開皮夾,里面有一張名片大小的塑料卡片,卡片上寫著“INSIDE,局中人,習飛”,習飛吃驚的看著這張卡片,看著張萬鈞。

    “這個證件你先拿著,之后你肯定會有用,只要是本市的機關人員,看到這個證件,會給你行方便的,還有,咱們先互相留個聯系方式,如果有需要你可以打我的電話。”張萬鈞語氣溫和的讓習飛無法拒絕,習飛只能伸手接著這個證件了,看來他們內心之中已經把他劃到“局中人”這個組織了。

    馬城語重心長地說:“記住,如果再次遇到其他鑰匙,切記要壓制住你的怒火,我知道你這個人雖然平常表現得不慍不火,可你的內心實在是積蓄了太多的火氣,這也是你力量的源泉,但你千萬不能太過依賴你的怒火,憤怒或擾亂你的思維,干擾你的判斷,這對于鑰匙之間的戰斗是十分致命的,你并不可能每次都那么走運陰差陽錯的戰勝一個具象體,每個鑰匙之間心鎖的能力都是不盡相同,你在初次遇到一個鑰匙的時候,根本無法立馬判斷出對方心鎖的能力,也不可能有太多時間去慢慢琢磨對方的能力,因此你要把握每一次在戰斗中行動的機會,去準確判斷對方的每一次行動,每一次行動的目的,當然,這種機會是需要自己去創造的,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從對方的行動之中去準確的判斷能力,如果判斷失誤,那么就有可能在沒有機會去再次判斷對方的能力了,因此,你不能把有限的時間都浪費在沒有意義的憤怒之上。這一點至關重要,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記住。”

    “我知...”

    還沒等習飛回答,馬城又將話把兒搶了回來:“還有一點,你在通過心鎖將具象體釋放出來之后,一定要將心鎖收回去,收回心鎖不會影響具象體不會影響你的具象體釋放能力,如果不將心鎖隱藏起來,那么這就將會是對方的目標,一旦對方講你的心鎖控制住,或者破壞,那么這對你來說將會是致命的打擊,我說過,心鎖不光是你能里的釋放媒介,也相當于你本人的大腦,心臟,對心鎖的一切攻擊都會在你身上有一定的體現,心鎖被破壞,你本人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輕則受傷,重則死亡,就算當時你僥幸只是受些輕傷,心鎖被破壞之后,你將永遠失去再次覺醒心鎖的機會,你將永遠失去這份能力,在戰斗過程當中,一旦失去了心鎖的能力,除非你本人能力出眾,”馬城再說這句話的時候下意識的瞟了一眼張萬鈞,隨后又立馬將視線轉移回習飛,“否則在面對鑰匙時,普通人根本無法與鑰匙為敵,這一點你也要牢牢記住。”

    自己是挺討厭這個馬城的,不過,對于馬城這一番肺腑之言,自己也不是不識好歹之人,也知道什么是好話什么是賴話,自己還是勉為其難的對馬城的教導表示了感謝。

    “出去之后萬事小心,如果有什么危險及時打電話,我們會第一時間去幫助你。”張萬鈞再次叮囑。

    習飛沉默了一會,心想他們為什么這么想讓自己加入這個什么所謂的“局中人”,隨后還是將自己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你們,你們為什么想讓我這個,讓我這種什么都不會,什么都不懂,只是剛剛才覺醒心鎖不到一天時間的普通人加入你們局中人呢?我并不覺得自己有什么特長啊,難道就只是因為我是個鑰匙么?”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張萬鈞眼神之中閃爍著一種欣賞的光芒,“主要是因為你的品質,你有一種堅定地品質,你能為了一個尚未確定的虛無縹緲的目標,勇敢的跳脫出自己原來的生活,這是一種勇氣,你能為了他人遭受的不公待遇而憤怒,挺身而出,這是一種正義,你能在自己在遭受壓迫之時想出妙策改變自身處境,這是一種智慧,光是這三種品質,再加上你現在覺醒了心鎖,就已經能夠成為我們招募你的理由。”

    勇氣?正義?智慧?這三點在自己看來可從來不是會出現在自己身上的品質。虛無縹緲的目標?那可不是虛無縹緲的目標,桔子小姐已經成為自己人生的終極追求了,已經明確的目標怎么可能再是虛無縹緲的呢?正義,自己純粹就是看不過去,很生氣才會替自己的同學出頭,當然自己最后也是被這個被我出頭的同學給背叛了。至于他說的智慧,我被校園暴力壓迫了那么久,那么慘,人被逼急了自然而然會想要想辦法干煸自身的處境了。自己還是第一次被人這么夸贊,不然的有些飄飄然了,對面前的這個刑警隊長更是好感大增。

    “我希望你能一直保持這三點,這不論是對你在之后可能出現的種種變故,還是對未來你身邊的人,都是很有幫助的,這些以后也將會成為你力量的源泉,取代你現在的囤積在心中的憤怒。”

    “我,我盡量吧,我很感謝你對我的認可,真的,從小到大第一次對我說這些話,你的話給了我很大的動力,”習飛猶豫了一下,“但我還是想要回歸正常生活,因此可能要辜負你的好意了。”

    “沒關系,我相信你回去之后會認真考慮的,我們可以等你,如果想通了,就打這個電話吧。”

    “嗯,我會認真考慮的。”習飛看了一眼手機,“我靠,現在都2點了!我第一天上班就要遲到了,我得趕快了,請問從哪出去?”習飛現在才會想起來自己昨天面試的工作。不過為什么公司沒有打電話呢?一看手機信號,0格。

    “哦哦,我想起來了,把信號給屏蔽了,”馬城拍了拍腦袋,“瞧我這個記性。”

    馬城打了一個響指,手機信號瞬間恢復了。

    本來習飛在剛剛馬城語重心長的教導中提升了一絲好感,這會好不容易積累的好感瞬間又煙消云散了,這家伙還真是誤了我的大事。習飛狠狠地瞪了一眼馬城。

    “你公司地址在哪,我送你去。”馬城為了彌補習飛的一點點損失建議道。

    習飛給了馬城地址,馬城看了看,然后就沒動靜了。

    “你不是要送我么?怎么動都不動一下。你要是不想送我就直說,也沒必要浪費我的時間,我自己能走。”習飛有點惱怒了。

    “他正在送你去你上班的地方。”一旁的陳睿搭話了。

    “嗯?什么意思?”

    “這就是他的心鎖能力,我們在一輛轎車里面。”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嗯,怎么說呢,他能在一座有限的相對封閉空間中制造釋放自己的具象體,他管這個具象體叫‘移動城堡’,顧名思義,就是一個會隨著他馬城改變位置的獨立空間,這個空間如同城堡一般龐大,咱們現在就出在他的移動城堡之中,但是這個具象體必須是在一個不能太大的空間之中才行,就比如說,一輛轎車。”

    “哦,我明白了,他是不是還能操縱這個移動城堡中的某些事物,就比如說讓一根鐵鏈像活物一樣攻擊別人。”習飛想起剛剛在監牢之中莫名其妙的被鐵鏈捆住,就連心鎖都被都被馬城的鐵絲給包裹住了,還有他們形容在開專案會的時候所有刑警的槍都被坐著的椅子給悄無聲息拿走。

    “對。”

    習飛冒出冷汗,只要自己還處在他的具象體之中,那不就是說,他隨時都有可能會利用移動城堡中的一切來攻擊自己,那自己還真是防不勝防,理論上來講,處于這個獨立空間中的一切都是馬城的武器,他現在為之前的莽撞行為感到一絲后怕,如果馬城認真對付起自己來,恐怕自己早就死無全尸了。

    “到了,希望你出去之后能認真考慮一下我們的提議。”馬城打斷了習飛的思索。

    “我會考慮一下的。”我考慮個屁,我再也不想踏入這個可怕的地方了。

    馬城給領著習飛到出口。

    透過打開的門,還真到了習飛昨天面試的地方了,想象一下,你現在處于一個龐大的空間,開門之后,對面又是一座高大的寫字樓,兩個龐大的建筑之間面對著面,中間的距離目測連10米都不到,真是不可思議。

    習飛一只腳踏出這扇門,外面的馬路上車聲鼎沸,他把頭探了出去,往回看,還真是一輛轎車,好奇的習飛又把頭縮了回來,車門內的空間遠遠大于從外面觀察到的轎車的體積,不可思議。

    習飛離開了轎車,目送轎車離去。

    下了車的習飛感嘆了一下從昨晚到剛剛的奇妙經歷,晃了晃頭,決定將這一切深埋進心里,不再去考慮這些事情了,畢竟自己好要生活,還要去認認真真的去過屬于自己的平靜但幸福的小日子。

    果不其然,自己被領導訓了一頓:“上班第一天就曠工半天,你這是對待工作的態度么!”習飛自知理虧,當然只能灰頭土臉的接收訓斥。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習飛心力交瘁的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稍事休息了一陣,準備去找房子了。

    在網上找了一個中介準備去商談租房的事情之后,天色漸晚,習飛有感覺自己餓了。收拾了一下,習飛準備去在去外面吃飯對付一口了。這一套流程怎么跟昨天晚上這么像啊?習飛留了個心眼,這會肯定不再去那些鳥不拉屎的陰暗角落了,一定要走大路,人多的地方,吃完飯就回來,絕對不在外面過長逗留。

    給桔子小姐發了條信息,還是沒回,自從昨天下了飛機,給桔子小姐發的所有信息她都沒回,不過他也習以為常了,之前就曾經有過這種情況,發送的信息一連幾天都沒有回信,畢竟人家也有自己的事情,事事都顧及到習飛,習飛也并不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所以從沒有抱怨過桔子小姐,話所如此,習飛還是隔個十分鐘看一眼信息,戀愛中的人都是如此,或者說,單相思中的人就是如此。

    酒店外,一輛SUV停靠在路旁,車中的幾個人竊竊私語。

    “查清楚了?確定人在里面?”

    “確定,3樓308號房間,人就躲在那,好家伙,這混蛋可他媽讓我們一頓好找。”

    “這個混蛋一定就是內鬼,他們的行動是誰透漏出去的,而且就他這一個幸存者,他怎么就這么好運躲過一劫,哪有這么巧的事情,到現在也沒回去交代事情經過,就連錢款都沒有上交,一定就是他私吞了!”

    “那咱們就得讓他知道知道,我們行會可不是這么好欺負的,這次不光要讓他吧錢吐出來,還要讓他把對方的身份也一并交代出來。”

    “好了,別這么多廢話了,***都按上,事情辦利落點,別留下什么小尾巴。”

    “好!”

    車中的幾個人將手槍掏了出來,檢查了一下**,槍口按上了***,走下了車,若無其事的依次走進酒店。

    “您好,歡迎光臨。”漂亮的前臺小姐笑容甜美,讓人看上去是那么的賞心悅目,不過眼前的這幾位可沒有什么心思欣賞這個花瓶。如果直接進去大大咧咧的找人,只怕是會受到前臺的阻撓,特別是像這種稍微有點規模的酒店,一般都會象征性的配備幾個起不了多大作用的安保人員,盡管如此,幾個人為了不給酒店的工作人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以方便他們解決事情之后給警察留下過多的調查線索,他們還是像普通的旅客一樣陸陸續續地辦理了入住手續,以便尋找機會解決他們自己的事情。

    辦理完入住手續,幾個人又裝模做樣的回到各自的房間,在經過電話交流之后,幾個人跑到各自樓層的公共衛生間變了裝,集合到三樓的308房間門口。

    這種酒店是由專門的送餐到房間的服務的,這是之前幾個人都調查好的。

    “篤篤篤。您好,前臺服務,給您送的餐到了,請您開一下門。”

    門后傳來訪客的聲音:“我沒有叫餐服務啊,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嗯,我看一下。的確是您點的餐啊。要不您還是自己確認一下吧,我們不可能會出錯的。”

    屋內猶豫了幾秒鐘,隨后傳來開門的聲音。

    就在房門被打開的一瞬間,一個人一腳踹開房門,隨后幾個人蜂擁而入,最后一個進門的順手把門帶上了。

    習飛吃完飯,開始返回酒店的腳步。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習飛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情,但很快就把這些事拋諸腦后。

    “哎,一天就要970塊錢,這酒店在住兩天只怕是我就要破產了,明天就得搬到出租屋去。”習飛開始心疼起自己的那一點點小積蓄了。

    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習飛的心情好了很多,現在已經是晚上8:20,平常這個時候正是最興奮的時候,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他心力交瘁,他決定現在就睡一覺,一覺睡到大天亮,將所有煩心事全部留到今天,明天開始就算是正是回歸正常生活了。

    人的命運不管是不是已經命中注定,就算自己再極力避免,但總會在下意識之中會踏上這條命運之路。這句話是什么意思呢?習飛的房間在酒店的三樓,房間號是307。

    此刻習飛還并不知道,在他隔壁的房間,正在上演一場他只會在影視作品之中看到的幫派內部斗爭,只不過,看似弱勢的一方此刻卻已經以壓倒性的優勢占領了主場。

    “啾!啾!”

    什么聲音?蚊子么?現在才3月份吧,就算新州市算是身處大陸南部,但也不會這么早就進入有蚊子的季節吧。習飛想了想,但很快困意再次襲上心頭。

    “咚!嘭!”

    隔壁是在干什么?這么大動靜?快要睡著的習飛再次驚醒,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也沒聽說隔壁在裝修啊?就算裝修這個時間點也算是休息時間了,以這種規模的酒店也不可能會在打擾旅客的情況之下擅自動工啊。

    “靠!”習飛掏出耳塞塞住耳朵再次躺了下去。

    “嘭!!!”

    墻面震動,一縷縷的灰塵落到了習飛的臉上,習飛一吸氣,一縷灰塵順勢鉆了進去。

    “咳咳!還他媽讓...”習飛還沒起身,先下意識地伸手把床頭桌的臺燈打開,準備開罵,但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習飛此刻的動作是平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可他眼前卻看不到天花板,而是一個看上去類似于穿著休閑褲的屁股一樣的物體,那個物體就這樣掛在墻面上,還時不時地蠕動一下,隨著這個物體的蠕動,墻面上還在窸窸窣窣往習飛頭頂上掉灰,

    “噗——!”那個類似屁股的物體發出一聲蔫響,然后一股惡臭撲面而來。這不是什么類似屁股一樣的物體,這就是個屁股!

    “媽呀!鬧鬼了!”習飛一聲驚叫,起身坐起來,剛起身就一臉撞在屁股上,不知道從哪傳來一聲悶叫,習飛趕忙超床尾的位置挪了挪,然后起身迅速穿上衣服,然后去研究那個屁股。

    “是人是鬼?”

    “去你碼的,當然是人!”

    “靠,那你為什么裝神弄鬼的把屁股探進我的房間?”

    “誒,兄弟幫個忙,我們這邊出了個**煩,麻煩報個警!”

    “什么**煩?”

    對方還沒回答,屁股就縮了回去,這樣子就像是被別人大力的拽了回去,墻上面留下一個和剛剛屁股一樣大小的破洞,破洞之中傳來各種奇怪的聲音,有慘叫聲,有物體撞擊的聲音,還有他剛剛聽到的“啾!啾!”的聲音。這聲音很像是電視上那些裝了消聲器的槍聲!

    習飛此刻終于意識到,自己只怕是又卷進了什么麻煩的事情之中了!

    還是那句話,人類的好奇心是無法阻擋的,習飛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慢慢靠近墻上的破洞,向洞內窺視。

    習飛后悔了。

    他在洞中窺見的,是他來到這座城市之后,看見的除了自己之外第三個異常事物了!

    洞內的場景讓人膽戰心驚,地上躺著三個人,那三個人已經一動不動了,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昏過去了,其中一個人臉朝著地,撅著屁股趴著,屁股上全是白色的灰色的灰塵,這應該就是剛才那個屁股的主人了。還有兩個人現在還站著,一個靠著陽臺,手上還真拿著裝了消聲器的手槍,另外一個站在床上靠著墻壁,瑟瑟發抖,還有一個人背對著習飛,身體被一種散發著難聞的氣味的類似石油一樣的黑色濃稠液體包裹著,只漏出一個腦袋。

    看樣子這個人應該就現在控制著這個現場的主導者了。

    主導者朝著離自己2米遠的站在床上的人揮了一拳,附著在手臂上的黑色液體猛然增長,鎖著手臂的抖動襲向對方。

    對方被這突然變長的黑色拳頭一拳悶倒在地,失去意識。

    靠著陽臺落地窗手持消聲手槍的人哆哆嗦嗦的朝這個通神漆黑的主導者開了兩槍,子彈在接觸到對方被黑色液體覆蓋這的身體之后,迅速融入其中,然后子彈就從對方被黑色粘液包裹住的腳邊排了出來。

    拿著手槍的人被眼前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意圖再開幾槍。

    “咯嘣咯嘣!”

    清脆的扳機聲,但并沒有任何物體從槍口之中射出。子彈已經消耗光了。

    主導者嘿的冷笑一聲,又擊出一拳,黑色粘液瞬間伸長,黑色的拳頭擊中了對方,對方的身體猛然向后飛去,打碎了陽臺的落地窗,隨后朝樓下掉了下去。

    在解決了這幾個人之后,主導者慢慢回過頭,朝破洞外的習飛望去。

    “開鎖!”習飛趕忙打開了心鎖,巨像的身形立刻浮現。

    “你在通過心鎖將具象體釋放出來之后,一定要將心鎖收回去。”馬城的話浮現在習飛腦海之中。真沒想到這么快就又要施展這種能力了。

    開鎖后的習飛迅速將心鎖隱藏起來,以免被對方攻擊到。

    對方在看見習飛打開心鎖召喚出具象體之后,先是一愣,隨后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原來你也有這種鎖啊,一直沒機會試驗一下我的‘焦油’的力量,正好那你先做我的第一個對手吧!”

    習飛心中一凜,看來對方是沒打算放過自己了。

    沒想到,第二次襲擊,第二次來自鑰匙的襲擊來得這么快!
  http://www.ojoalahoja.com/110_110571/375214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joalahoja.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xs.la
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