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
VIP中文 > 都市小說 > INSIDE局中人 > 正文 第二章 覺醒

正文 第二章 覺醒

    單調乏味的生活。

    每天多點一線,上班,下班,吃飯,打游戲,習飛的生活就像是木偶劇,自己則是木偶劇中的那個被人操縱的提線木偶,每天單調重復的上演這相同的劇目,如果有觀眾的話,別說觀眾,就怕是操線的人也會對自己每天重復的劇目感到厭煩。

    沒有思想的木偶就這樣一天又一天過著**縱的生活,木偶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生活被提線所操縱,但卻心甘情愿的**縱,因為這個時候木偶完全沒有自己的獨立思想,沒有追求,沒有夢想,沒有動力,沒有一切。

    某天,習飛在下班之后,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僅有十多平米的出租屋,簡單的對付完晚飯,被幾個好朋友拉著玩起了手機游戲。

    “還有人么?差一個,你們誰拉一個進來。”隊伍中還差一個人,習飛催促道,平常如果沒有朋友拉著玩手機游戲,習飛絕對不會碰手游的,他是個電腦游戲黨。

    “沒有了沒有了,你趕緊開吧,說不定能碰到一個妹子呢。”一個朋友發出猥瑣的笑聲回答他。

    “對呀,說不頂你還能搞定一個兩個的,你看看你都幾年沒戀愛了。”另外一個朋友調侃道。

    “切,就算碰到妹子就好像真能聊得上似的,我還不如在現實之中找一個呢。”說是這么說,可習飛在現實之中基本上很少和女性說話,就連女同事也一樣。

    “嗨,先開吧。”

    行兇者的腳步一步一步的靠近著習飛,讓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絕望。

    行兇者已經距離僅有4米的距離了,這時候習飛才終于看清行兇者的面貌,剛才并不是因為距離過遠才看不清行兇者的面容,而是,行兇者根本就沒有面容,沒有五官!唯一能稱得上是器官的地方就是眼睛處那杯兩團被青色火焰所代替的如果能被稱為眼睛的東西!習飛本能的感覺到,這個東西,不是人類!而是某種超自然的存才,可能是傳說中的怪物,外星人,

    “我,我會死嗎?會的。我絕對會被這個東西殺死的!”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再次加深,人生能有幾次會這么近距離的接觸死亡,人在面臨死亡時內心中的情感只怕是只剩下無助、彷徨等各種負面情感了吧。

    3米。盡管行兇者到現在但是這種無形的壓迫感依然讓習飛喘不過氣,也完全喪失了起身逃跑的意愿。

    據說,人在真正近距離瀕臨死亡時,腦中會回想起過往的種種情形,內心之中的思想、情感等等會像快放無數倍的電影一般飛速流轉,這一切僅僅會在短短的1-2秒之內完成。

    我要死了么?我為什么會這么倒霉?我憑什么會在今天死?我從前從未珍惜過自己的時間,我不是沒有什么夢想與希望,只是現實麻痹了我的大腦,我什么都不會,什么都不會做,所擁有的只是我的這一張嘴,我只能靠著一張嘴,完成自己為了生活下去不得做作的工作,和朋友們鬼混混日子,說俏皮話,調侃他人,假裝自己很幸福,很滿足,不求上進,一天又一天,也曾經幻想過要改變自己目前生活的現狀,改善自己的生活,但長時間麻木的生活并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我自己也經常安慰自己,我需要一個契機,一個理由,一個目標,只要有了這個目標,自己就能竭盡所能去追,去跑,去構建自己的夢想。

    就在那一天,這個契機,這個目標終于出現了。她溫柔的聲音,她可愛的性格,她的善解人意話語,她一切的一切讓我明白了,這就是我所追求幸福,我的理想,當時和我一起玩游戲的朋友們在那一局游戲過后也都知道了我的想法,有這么一**心的朋友們真好,他們都在鼓勵我,去吧,你有資格去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有資格去完成自己一直沒有找到的理想。他們真好,可是,我現在沒有資本,沒法支持我去追求桔子小姐。于是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計劃,在半年內攢夠足夠的資本,去到桔子小姐生活的城市,開始全新的生活。當然,我現在就是這么做的,我做到了,我邁出了追求幸福的第一步!我會幸福的!我會完成自己的夢想的!**縱的木偶從這一刻擁有了自己的思想,木偶扯斷了操縱自己的絲線,成為了擁有理想的活物。辭別身邊的摯友,辭別了父母,孤身來到這座滿載我理想與幸福的城市,習飛感覺到從未有過的自由,辭別過去的生活,開始一段全新的人生,這是我這輩子做過的最大的決定,就算是最終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今后的人生我也不會后悔,畢竟自己曾經做過自己想做的事情。

    現在看來,自己即將跳過追逐理想的過程,直接進入人生的終點站了。

    2米。行兇者的慢慢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一切都要這樣草率的結束了么?

    不!我的人生不應該就這樣結束!我還有大把的時間去完成自己那些想做卻還沒有做的事情,我還沒有過上自己理想的生活,我還沒有得到幸福,沒有見到桔子小姐,如果我死了,會有很多人因此而悲痛欲絕,我最討厭沒有告別的離別了。它憑什么要奪走我的人生!憑什么奪走我活的幸福的權利!憑什么掌握別人的生殺大權!我已經過夠了那種被他人操縱的生活,現在,最起碼我應該掌握自己存活下去的自由,我的人生應該有我自己做主,我要活下去!我要成為自己生活的主人!再也不要讓別人掌握我的生活了!

    習飛此刻心中充滿了憤怒,怒火滔天,被別人強制掌握命運時自己卻無能為力時的那種無力感此刻成為習飛心中點燃怒火的火折子,為追求幸福而爆發出的強烈的求生欲望成為了習飛心中怒火的助燃劑。

    對,我要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

    習飛心中的某種力量漸漸蘇醒。

    不到一米了。

    暗巷另外一個角落。

    “趕快去幫幫他吧,不然可能又要多一個候選者了。”一個聲音正欲往前搭救即將遇難的習飛。

    “等等!你看他的額頭。”另一個聲音響起。

    “這...這是心鎖?!他還沒被夢魘強制覺醒就覺醒了心鎖?這是自主覺醒?”剛剛的聲音驚訝道。

    “應該是吧,先觀望一下,看看他有什么能力,如果他招架不住我們再去幫忙。”

    行兇者的右手只要在往前伸10厘米,就能像剛剛掐住前一個受害者一樣,死死的掐住習飛,就是這10厘米的距離,現在卻怎么都無法繼續下去了。此時,另一只奇形怪狀的收正死死抓住還在意圖扼住習飛的黑色右手。

    “咔!”習飛聽到了某種聲音,某種機關被打開的聲音。

    意識外的世界仿佛靜止了。

    習飛眼前的是一把已經被打開的造型古樸的石質鎖頭,此刻,石鎖的輪廓邊緣正散發著紅色的光芒,紅的像正在燃燒的火焰,石鎖也正被這火紅的光芒照射的像是巖漿一般的,石鎖上的一部分正在慢慢剝落,逐漸顯現出一幅浮雕,浮雕的模樣,和習飛曾經在藝術雜志上所看到的石像鬼極為相似,石像鬼的雙眼此刻也放射出火焰,和此刻習飛心中的怒火相得益彰!

    下一刻,外接的時間再次流動,而這把造型怪異的的鎖也被帶到了現實世界,在黑暗的深巷之中散發著火紅的光芒。

    這時候正是習飛看到行兇者雙手即將觸碰自己脖頸的時刻。

    習飛旁邊的空間開始變得模糊扭曲,隨后便顯現出一個身形,正是剛剛在意識世界中浮雕所展示的石像鬼,石像鬼的眼睛放射出憤怒的火焰,由眼睛處向全身隨機部位延展出同樣火紅的像巖漿一般的類似血管一樣的絲線。鎖消失了。從出現那把造型怪異的鎖到石像鬼顯現出身形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石像鬼緊緊抓住即將觸碰到習飛的右手,隨后抬起一只腳用力想行兇者踹過去,行兇者隨之向后被踹飛,身體緊緊的嵌在大概10米后的墻壁之中。

    形式瞬間逆轉。

    習飛慢慢起身,絲毫沒有感覺到這個石像鬼的出現多么的突兀,心中現在只是被無邊的怒火主導了心智,心里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干掉你干掉你干掉你!!!”就像剛剛行兇者緩步走向他一樣,習飛現在也整一步一步地走向行兇者,那個突然出現的石像鬼仿佛與習飛心意相通一般,也一步一步地走向行兇者,由眼睛處流向全身的火紅也正隨著習飛的呼吸,一呼一吸之間,將憤怒的火紅送向全身的展示在外的絲線一般的血管,黑暗的深巷之中,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堆會發光的紅線懸浮在空中。

    剛剛被一腳踹進墻的行兇者還沒等到習飛和石像鬼靠近自己,就從墻里毫不費力地掙脫出來,剛剛的攻擊如果放到正常人的身上,此刻只怕是身上最少要有幾處嚴重性的骨折了,在疼痛之中昏迷了,可眼前的這個家伙,無論是體型還是面貌,明顯完全就不是人類,剛剛的攻擊在他身上好像根本沒起到傷害的作用,甚至連受到疼痛時的**聲都沒有發出一聲,應該說是,從剛才他襲擊完上一個受害者之后,就再也沒有發出過一聲聲響。

    行兇者脫離墻壁的下一刻,就立刻一言不發的沖向習飛,習飛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旁邊和他并排的石像鬼挺身擋在了習飛的面前。

    行兇者在飛身撲過來時順勢右手握拳擊了過來,是想過也左手握拳和行兇者打過來的拳頭懟在一起,“嘭!!”隨著雙拳的碰撞,一股氣浪一瞬間向四周擴散,周圍的塵土飛揚,碎石四散,幾個飛濺出的小石子從習飛的臉頰擦過,劃出一道血痕,幾滴鮮紅的血滴順著臉頰流到下巴,在滴落在胸膛的衣服上,不過習飛貌似是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臉頰受了傷,依然用充滿怒火的雙眼惡狠狠地瞪著行兇者。

    行兇者一擊不成,抬起自己的左腿踢向石像鬼,石像鬼向后跳了一步,轉身用自己的尾巴狠狠地抽向行兇者腰間,從尾巴劃過空氣的聲音判斷這一擊的力度應該不小,如果結實的吃了這一擊,被攻擊者輕了說的話都有可能會重傷。

    “啪!”行兇者竟然空手接住了石像鬼尾巴,順勢將石像鬼抬了起來,隨手一甩將石像鬼扔向半空。被對方隨手扔出的石像鬼在空中撲扇了一下自己像蝙蝠一樣的翅膀,瞬間調整了平衡,再次撲向行兇者。

    行兇者的反應很迅速,再將石像鬼扔到空中后,自己又瞬間原地起跳,跳到半空中,這時正好是石像鬼準備撲向他的時刻,行兇者伸出一只手按住石像鬼的腦袋,在自己正在下落時,也順勢將石像鬼的腦袋向地面按下。

    “嘭!”石像鬼的頭被結結實實的按在地上,掙扎了幾下,竟然無法掙脫!

    由此可見,行兇者的力量多么強大,戰斗的技巧十分嫻熟,竟然預判了敵人的行動來進行下一步的攻擊。

    石像鬼頭被按在地里,掙扎幾下未果,身后的尾巴卻甩了幾下,將尾巴上那像是一把尖矛一樣的尾尖狠狠地刺向行兇者。

    這一擊奏效了,尖矛瞬間貫穿了行兇者按住石像鬼頭顱的手臂的肩膀,瞬間化解了行兇者手臂的力道,石像鬼的頭也抬了起來,刺進去的尾矛并未拔出來,石像鬼就這樣拖著行兇者的身軀飛向空中,在空中一個后空翻,將尾巴上的行兇者摔向地面。

    摔到地面上的行兇者周圍揚起了灰塵,按理說這么嚴重的創傷,就算是意志力最強大的展示此刻也該會發出一聲慘叫,但是此刻受到攻擊的行兇者卻依然像之前一樣一言不發,如果此刻習飛恢復理智的話,應該會感覺到,這個東西好像沒有思想一樣,一切都是遵照著自己的本能在行動,就像是...就像是一個傀儡,機器人一樣,沒有絲毫的感情與思想。

    揚起的灰塵遮蔽了習飛與石像鬼的實現,這時候如果石像鬼在灰塵之中發起攻擊或者逃跑,根本就無法判斷,他現在到底會從哪個方向攻擊或者是逃跑。

    石像鬼還停留在剛才將行兇者摔到地面的空中,而灰塵之中的行兇者此刻再次發起了攻擊,先是幾顆碩大的水泥石塊如同子彈一般傾瀉向石像鬼,石像鬼的雙手飛速的接下了大部分的石子,漏掉的幾顆石塊也擦身而過,緊接著突然從煙霧之中現形飛撲向空中的石像鬼。

    習飛的嘴角微微上揚。

    空中的石像鬼也向下俯沖向行兇者,雙手握拳,擊向行兇者,行兇者也單手握拳打向石像鬼,就在雙方雙拳將要再次觸碰之時,石像鬼突然一個空翻,將尾巴由下向上抽向行兇者,距離剛好可以讓尾矛能夠由行兇者胯間向頭部豎劈成兩半,行兇者就像是一顆正在空中飛行的子彈,突然之間被攔截住一樣,停了下來,然后被分成兩半的身體就這樣迅速地落向地面。

    “咚!咚!”兩聲重物落地的聲響。整場戰斗持續了大概還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石像鬼在空中稍微停留了一小會,便飛速的回到了習飛的身旁。

    習飛與石像鬼慢慢地走向剛剛行兇者本分成兩半的尸體,習飛此刻內心的怒火似乎還沒有熄滅,理智也因此暫時還是沒有回復,誰也猜不到他接下來到底要干什么。

    行兇者的尸體就這樣安靜地躺在地面上,而習飛的腳步也正一步一步的接近。真是莫大的諷刺,5分鐘之前,習飛正在被行兇者步步緊逼,生命正在被威脅,而此刻形勢卻反了過來,唯一不同的是,剛剛的威脅者此刻卻已經被馬上就要被干掉的受害者所解決。

    事情結束了么?并沒有。習飛接近尸體3米的位置時,剛剛還紋絲不動的被分成兩半的尸體盡然此刻突然站了起來!但是只有右半邊的身體站了起來。

    右半邊的身體突然站起舉起右手,只見右半身的右手開始漸漸霧化,然后整個身體都開始霧化,然后就像*****一般噴向石像鬼!習飛就站在石像鬼旁邊,如果說這股如同火焰一般的黑色煙霧能夠噴到石像鬼,那么肯定也能噴到習飛!

    現在誰也不知道這股黑色煙霧到底是什么,也沒人能說清如果被這股黑色煙霧噴到會發生什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一定是行兇者臨死前的反撲。獅子總是會成群結隊的狩獵獵物,當獵物被逼到絕境之時,臨死前的的反擊總是會讓獅群警惕,而那些大意的獅子大都會被這臨死前的一擊給重傷。現在也是這個道理,行兇者此刻的行為一定是有特殊意義的,現在唯一能肯定的就是,如果被這股煙霧噴到,絕對不是什么好事。

    事發突然,如果是有實質性的攻擊,比如說是飛刀,石子,子彈之流的攻擊,憑借著剛才石像鬼擋掉石塊的速度還是可以擋掉的,可眼前的這種無形的攻擊,實在很難想像如何抵擋。

    習飛現在的確是喪失理智了,大自然中那些思維底下的野獸尚能分清什么是攻擊,更何況是人呢?但是習飛此刻就只是站在原地,什么都沒做。可能是由于事發突然,習飛來不及做反應吧,這一瞬間的攻擊除非被攻擊者反應迅速能向兩側閃躲,習飛此刻可能就是根本沒反應過來一樣,站在原地,石像鬼此刻和習飛一樣,就只是佇立原地。

    黑色煙霧已經噴到了習飛石像鬼(或者是一人一獸?)二人面前。你見過用水管向一個透明的玻璃噴水的情景么?眼下,就是這種情景,只不過水柱此刻換成了黑色的如同火焰噴射一般的煙霧,在習飛石像鬼面前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抵擋了下來,噴射的煙霧撞在二人面前的不知名力量上向四周擴散,然后消失。

    噴射的時間持續了4秒鐘,噴射源隨著噴射的結束消失了,原先的左半身也隨著噴射的結束,慢慢霧化消散,直至消失。

    到現在,戰斗才算是真真結束了。

    習飛心中的怒火漸漸退卻,最后整個人就仿佛經歷了一場超過自身體能限制的劇烈的運動一般,慢慢癱軟到底,在昏迷之前終于恢復了理智,就在這種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他看到了剛剛一直在為他戰斗的石像鬼,隨后眼前又出現了一把外圍輪廓散發著紅光的石鎖,原本石鎖是打開著的,緊接著,石鎖在他面前閉合,他面前的石像鬼也隨著石鎖的閉合而消失。

    習飛就此昏迷過去。

    不遠處,一個亮著紅光的攝像頭一直在改變拍攝的角度,最后定格在習飛昏倒的地方。

    “這個人的心鎖可真強大,明明剛剛覺醒,心靈光譜就達到了紅色。”一直在暗中觀察的兩人中其中一個率先發言。

    “的確沒想到,本來還以為需要我們出手,沒想到他自己解決了,這個人心中的信念得多強大,以至于剛剛覺醒心鎖就已經得到了這么強大的力量。”另外一人答道。

    “剛剛覺醒就是心靈光譜就達到了紅色,力量的確不容小覷。先把他帶回去吧,幕后黑手不一定什么時候又會讓夢魘折回,把他帶走降服,那樣后果不堪設想。”

    “嗯,的確,先把他帶回行動城堡吧。誒?剛剛那個候選者去哪了?”

    “莫非被強制覺醒了?糟糕,這下糟了!剛才光顧著看這邊的戰況了,忘了還有一個候選者了!”
  http://www.ojoalahoja.com/110_110571/3752147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joalahoja.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xs.la
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