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
VIP中文 > 都市小說 > INSIDE局中人 > 正文 第一章 新州市歡迎您

正文 第一章 新州市歡迎您

    深夜,新州市的燈光霓虹璀璨,點綴著大城市的夜景,整個城市如同被五顏六色的陽光照射一般,亮如白晝。

    有光的地方必定存在著暗影,城市之中總會有一些陰暗的角落不被繁華的燈光照射到。

    焦化南里被規劃為了開發區,原本這里是一片平房區,開發商為了這片地付出了大量的拆遷款和補償,居民們拿到拆遷款后都陸續搬走了,原本的平房區現在被拆遷的參差不齊,到處遍布著廢墟,鮮有人煙,這里的荒蕪和北邊繁華的市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按理說,如今這里已經無人居住,有些價值的財產和廢品也都應該被相關的人員拿走倒賣,到了深夜漆黑一片,更是應該沒有人會來到這片不毛之地,可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深夜卻有一個模糊的身影從這片拆遷區急匆匆的飛奔而來,奔跑時的狀態看上去十分慌張,一邊跑一邊向后張望。

    “呼、呼,應該甩掉它了吧!”這個身影屬于一個身材高大粗壯的壯碩青年。青年停下了匆忙的腳步,手扶著旁邊一面破敗的墻壁,呼呼的喘著粗氣,慶幸著劫后余生。這名青年是本市一個地下黑色組織的成員,本來上級派他到這里是來接收幾把向軍火商購買來的手槍的,結果到了交易地點卻發現本來來接頭的五人全部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嘴里念念有詞,年上的表情猙獰無比,跟見了鬼一樣,警覺的他瞬間就感覺到事情不妙,正準備跑逃走的時候,竟然感覺到有什么東西在背后盯著他,嚇得他連頭都不敢回拔腿就跑,隨著他邁開的腳步,身后那個不知名的存在仿佛也開始向著他奔跑的方向開始追逐,青年甚至能聽到他到現在都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的玩意兒的腳步聲。

    就這樣沒命的狂奔一陣后,身后的腳步聲漸漸隱沒,他這才敢回過頭來偷看一眼,看到沒有任何東西后,這才發覺剛才由于情緒過于緊張、害怕,以至于剛才那段奔跑竟然用了平生從未有過的速度在狂奔,自己估算了一下他保持這個速度的奔跑大概持續了20分鐘左右,當然,這也耗盡了自己全部的體力,激烈的運動帶來的疲勞讓青年暫時忘記了剛才恐懼,如果再讓他繼續跑,只怕是連抬腿的力氣都沒有了,由于剛才自己的慌不擇路,他自己都不知道跑到這片廢墟的什么地方來了。

    “咔嚓!”樹枝被踩斷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嚇得青年瞬間躲到的破墻的墻角里瑟瑟發抖。樹枝不知道是被什么東西踩斷的,有可能是附近的野貓野狗什么的,但也有可能是剛才那個不知道的東西踩斷的,經過剛才的恐怖經歷,青年現在就像是個驚弓之鳥。

    “不管是什么東西踩斷的樹枝,我都得先躲一會,那個東西肯定還在附近!”青年心里想,不管現在還是等會會發什么,自己都要等到天亮之后在行動,不然現在自己的任何行為都有可能會吸引到哪個可怕的東西。

    這個時候,墻外面又有不知名的東西發出響聲,“沙、沙、沙!”聲音的頻率,分明就是腳步聲!

    強烈的恐懼瞬間充斥著青年的內心,冷汗如瀑布般順著臉龐、鼻尖流下,最終又在下巴匯聚低落到青年的膝蓋上,青年聽到到自己太陽穴的血管在突突作響,心臟“撲通撲通”狂跳,嘴唇干澀,嘴里發苦,雙腿不自覺地打著顫,大腦因為強烈的恐懼情感而暫時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呆滯的蹲在破墻后的角落里。

    半分鐘過去了,腳步聲已停止了,青年漸漸恢復了思考的能力,青年僥幸的認為腳步聲的主人應該找不到他而離去,于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頭慢慢地從破墻的只剩一半的窗戶中探了出來,意圖觀察腳步聲主人的尊容。

    當然,腳步聲的主人也如他所愿的顯現了出自己的尊容!

    青年探出的腦袋面前,正是一直在追逐他的,而他現在卻想尋找的腳步聲的主人,未知存在的臉上,竟然沒有任何五官!兩人(如果另外一個算人的話)就這樣面對面的互相看著對方,兩秒之后,追逐青年的未知存在瞬間出手貫穿原本就已經破敗不堪的墻壁掐住了青年的喉嚨,將青年即將出口的尖叫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咳、咳!”未知存在掐住青年的手毫不費力的抬了起來,將青年舉到半空中,青年此時已經毫無反抗的力氣,只能無助用雙手費力的拍打這緊緊扼住自己喉嚨,雖然這樣無濟于事。

    未知存在掐住青年的手迅速的靠近自己的面龐,“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未知的存在聲音就像是天生帶著一種威懾人心的力量一般折磨著著這名受害者的耳膜,讓原本已經讓人肝膽俱裂的場景更加雪上加霜,未知存在那張沒有任何五官的黑色臉龐上原本應該長著雙眼的位置,根本就看不到眼睛,有的只是兩團像是即將熄滅的小小的青色火焰!“噩夢之境將降于汝,欲得救贖唯...”未知存在接下來的話青年已經聽不見了,因為,現在青年現在的精神已經徹底沉淪在崩潰的深淵之中,青年心中曾經最恐怖的畫面一遍又一遍在他的大腦中反復閃現,盡管未知存在已經松開了緊扼青年脖子的收,但是青年已經完全沒有了逃跑的意識,就這樣癱坐在地上,雙目圓瞪,口水橫流。

    未知存在就這樣原地站著看著已經徹底失神的青年,完全看不出這個可怕的身形到底在想些什么,就好像他根本就不會在意剛剛的暴行,也不會去想自己接下來會做什么,不會想任何事情一樣。

    遠處,兩道手電的光芒漸漸照射過來。這是兩個正在附近執勤的民警,剛剛聽到這里的似乎是有打斗的聲音,處于職業本能,便趕到剛剛慘劇的現場檢查。

    未知的存在似乎也感受到兩名民警正在趕來,甚至連頭都沒回,身形就這樣慢慢像迷霧一般消散。

    “總部總部!總部總部!這里是張曉意和陳松!焦化南里拆遷區又發現一名精神崩潰的受害者!請求火速支援!”

    “總部收到總部收到!請立即封鎖現場!專案組馬上去你們那里支援,救護車也正在往你那邊趕!”

    另一頭,剛剛橫七豎八癱在地上的5名來交貨的接頭人。

    五個人癱在地上,狀態依然和剛才那名青年一樣神志不清,嘴中不清不楚不知道在念些什么。突然,其中一名剛才還在緊閉雙眼神情扭曲的接頭人猛然睜開雙眼,眼眸之中倒映出一把形狀怪異的鎖頭。

    接頭人慢慢站了起來,按了按發漲的額頭,跌跌撞撞地向遠方走去,剛剛追擊青年的未知存在躲在暗處悄然觀察著這個接頭人,目送他的身影漸漸遠去,消失于夜色,未知存在也隨著接頭人的消失隱沒身影。

    “陳松陳松!這還有四個受害者!”

    新州市國際機場,人頭攢動,人聲鼎沸。

    “東航MU5360次航班飛機已到達新州市。”

    飛機平穩降落在跑道,飛機上的乘客絡繹不絕的下了飛機。經過三小時的飛行,有第一次坐飛機的人神情興奮的拿著手機和剛剛降落的飛機合照,也有經常因為工作原因四處飛行的乘客神色疲憊熟門熟絡去傳送帶拿行李,然后頭也不回的自己忙碌的工作。

    一個身材勻稱的年輕人背著背包,手中拿著一個iPad下了飛機,頭上帶著耳機,耳機線插在iPad上,耳機中的音量甚至離他1米距離遠的人都能聽到,年輕人的身體也隨著耳機中傳出的音樂擺動。

    出了機場后,年輕人從口袋中掏出已經用過的機票看了看:“姓名:習飛,航班:MU5360,日期:2019.03.29,艙位等級:N,價格RMB1369。”看了看機票的價格,習飛心疼的齜了一下嘴。

    在飛機上的三個小時可真是憋壞了習飛,感覺就像是坐在一個會移動的棺材里面。習飛經常在網上的新聞里、推文看過、聽說過各種各樣的空難,自己每次做飛機時總是會不自覺的害怕自己也會遇到這樣的空難。

    習飛在機場外的公共座椅上坐下,打開了自己的iPad,點亮后的屏幕上還停留在一個3.5小時之前的微信聊天記錄上:“我上飛機嘍,下飛機再聊。”后面還跟著一個微笑的表情。看著這條聊天記錄,習飛的臉上露出甜蜜的微笑。

    事情還要從半年前說起。習飛在手機游戲上認識了一個女生,當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女生的聲音的時候,就已經徹底被迷住了,這個女生的聲音絕對是他所聽過的最溫柔最動人的聲音,她的聲音讓已經對生活失去激情的習飛帶來了一絲希望,就像一個在沙漠中即將渴死的旅者突然看見了遠方的綠洲一般,瞬間涌起了繼續前進的動力。

    這一次來新州市,習飛的目的就是來見見這個讓他朝思暮想的女神的。

    習    飛:HI,告訴你個好消息,我要去新洲啦!【酷】

    桔子小姐:真的么?你不會是來特地找我的吧?【疑問】

    習    飛:是呀!這都讓你猜到了。【色】

    桔子小姐:不會吧,那還是算了吧,特地來找我我就總感覺你這個人不懷好意。【害怕】

    習    飛:逗你的!怎么可能呢,這是公司安排我到新州出差,我想著反正都是要去新州,不如咱倆見一面,認識你都半年了,加你微信好友,你朋友圈卻還是不對我開放,我都沒見過你的照片呢。

    桔子小姐:也是呀,你要是來新州的話咱倆要是不見一面真是太可惜了。【微笑】

    習    飛:嗯嗯,那就這么說定嘍!【握手】

    桔子小姐:【握手】

    于是倆個人就這么約定了在新州見面。

    實際上,習飛是為了追求他的這個“桔子小姐”,而把原先居住城市的工作給辭掉了。就連和朋友家人也都是這么說的,也是為了不讓他們擔心。習飛這破釜沉舟的行為,是為了在這座繁華都市對這位心上人展開強烈的攻勢,也是為了向從前麻木單調的生活告別,在這座充滿希望的城市開始新的人生,而追求“桔子小姐”就是他邁向新生活的第一步。他堅信,“桔子小姐”會成為他幸福的起點。

    就這樣,習飛踏上了前往新州的旅程。

    “還在么?我下飛機嘍!”習飛發了條信息。但是對面沒有回應。“HELLO?”依然沒有回應。喜肥西向對方可能是在忙事情,所以也就沒有多想了。

    抬頭看了一眼這座曾經在電視上看見過的城市,高速公路四通發達,像蜘蛛網一般遍布著這座國際金融城市,高樓林立,車聲與人聲交織在一起,彰顯著大城市中快節奏的生活,遠處的廣告牌也全是各種醒目的房地產的廣告:“新州市歡迎您!——天隆房地產。”

    “還是先找個酒店安頓一下吧。這幾個小時都快累死我了。”說是遠途旅行,習飛全部的行李就只有一個背包,里面裝著一身換洗的衣服和各種充電器。平常不管去哪,習飛絕對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拿著大小行李箱裝著一堆在旅行之中可能根本就穿不上的衣服和雜七雜八的物品,這在他看來根本就是給原本就已經會讓人感到勞累的旅行增加負擔,“嘿,出門個大包小包的你們也不嫌累,你們看看我,背個小包出去玩多輕松啊。”每次和朋友出門看著他們大小行李的搬著總會這樣對著他們輕松地回答道。

    既然已經決定今后在這座城市扎根,那首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找到一份工作,之前習飛之前的工作就是電話客服,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習飛伸了伸懶腰,拿上ipad開始找工作。找好工作之后,和對方約定了明天下午4點鐘面試。

    “好的,恭喜你明天就可以入職了,明天準本好你的各種資料就行了。”習飛和HR禮貌性的握了握手,總算是面試完了。說實話,習飛最討厭的就是面試環節了,這些HR總是會想出各種各樣奇怪的問題來測試面試者的底線,在大概測試出面試者的底線之后優惠將商談的薪資壓到最低,而習飛最討厭的也就是這種心理層面的博弈,面試時自己表面上盡量保持了冷靜,但是手心卻已經全是汗水了。

    出門之后,碗面的天色已經漸漸暗淡,習飛為了準備這次的面試整晚都沒有睡好,甚至中午都沒有吃飯,剛剛面試帶來的緊張情緒現在已經褪去,饑餓感瞬間充斥他的胃。在附近找了家面館,邊刷視頻邊慢吞吞的對付完今天唯一的一頓飯,順便喝了一小罐啤酒,簡單的餐飯算是給自己在新城市的新生活慶賀一下吧。

    酒足飯飽,習飛本來酒量就不好,別看只是一小罐啤酒,這幾乎就已經是習飛的極限了,現在西非已經感到頭有點暈暈呼呼的。

    “還是趕緊回酒店睡上一覺吧,明天還一堆事,先去上班,下班之后再找個房子。”

    給桔子小姐發了個微信,結果對方還是沒有回。習飛失望的關掉ipad:“她是不是不想和我見面了?從下飛機開始給她發了好幾個信息都沒回。嗯,肯定是事還沒忙完!”習飛搖了搖頭將心里的失望暫時壓到心底。

    習飛心不在焉的在街道四處閑逛,腦子里胡思亂想,想象自己未來的生活,想象與桔子小姐未來的甜蜜生活(雖然現在還沒追到桔子小姐),想象自己時候能在這座新城市闖蕩出自己的一份事業。

    就這樣想著想著,自己都不知道逛到哪去了,已經完全脫離了原本回酒店的路線。

    “哎?這是哪啊?我這是走哪去了?”陌生的街道,習飛四處張望了一下,又看了看表,在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漫無目的地走了半個小時,本來就對這座城市不熟悉,現在這種情況,看來是迷路了。

    “我去,我竟然迷路了!”習飛絕對不是路癡,事實上,只要她在有意識記路的情況下,哪怕是第一次來過的地方是絕對不會迷路的。

    剛才喝了點酒,對于酒量不好的習飛來說,這會兒和就職后的副作用就來了——尿意。

    現在這個地方可沒有什么公共廁所,要不就是在大商場,要不就是在什么餐廳什么的地方。于是習飛盯上了街上一條陰暗的沒什么人的暗巷,剛剛就有個人從暗巷之中走了出來,本來不慌不忙的正提著褲子,看見習飛在看著他就慌忙地系上褲腰帶。

    “看什么看,沒見過人上廁所啊!”對方一面不悅地對習飛說道。

    “不是,我也準備來一下的,嘿嘿。”習飛一臉賤相回答。

    兩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發出了只有男人之間才懂的笑聲。

    習飛急促的開始解褲腰帶,但是又怕離大街太近會被別人看見,就又往暗巷深處走了進去。

    幽暗的深巷。暗巷之中寂靜,鮮能聽到的聲音大概只有野貓野狗翻動垃圾桶和奔竄的聲音,而外面繁華的街道上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很難想象到離這樣繁華的街道這么近的地方竟然就會有這樣凄涼的地方,以至于這樣一條寂靜的暗巷在這樣的街道邊顯著這樣凄涼,凄涼的甚至有些可怕。

    暗巷之中傳來了一個男人粗重的喘息和**聲,這種聲音不像是在進行某種不可描述的活動,更像是在經歷某種可怕的事情。習飛解決完自己的排泄問題之后,理所應當聽到了這個與暗巷安靜環境格格不入的聲音。

    “我去,不會是有人在這種地方辦事吧?”習飛壓制不住自己內心之中的好奇,向著聲源的方向鬼鬼祟祟的走了過去。這也是一個正常男人應有的反應,試問哪個男人會在這種情況之下將自己標榜為一個正人君子實行古老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聽”之禮呢?

    俗話說得好,好奇心害死貓。

    就在習飛馬上要接近“事發地點”時,剛剛原本在他聽來像是在行快活之事的聲音,突然由一聲被中斷的慘叫聲所代替!

    “啊——!”就像是一只正在一邊慘叫一邊奮力反抗捉狗人的野狗被扼住咽喉一般,慘叫被硬生生卡在喉嚨里!

    “有危險!”習飛意識到不能在繼續往前走了。在往前走可能就會碰到行兇現場,這可能是搶劫、斗毆甚至有可能是兇殺現場!如果再往前走自己可能就會見證到這一場面,如果被發現自己可能就是下一個受害者!

    好奇是每一種動物的天性,人更是如此。吸煙者明知道吸煙有害,卻依然停不下來吸食手中的****,人滿足好奇心如同是吸煙者滿足自己對尼古丁的需求一樣真正能做到戒煙的人鳳毛麟角。所以,雖然習飛感覺到自己應該止步于此,但是好奇之心漸漸超過了理智,自己的腳不聽使喚的一步一步接近事發地點。

    “看著我的眼睛!!!”習飛聽到了施暴者的聲音,雖然離這個還沒見過面的施暴者還是有一段的距離,但是這個距離的他聽到施暴者的聲音就已經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心正在被錘子輕輕擊打,可想而知,那名受暴者在那么近的距離的感受是多么的折磨了!

    習飛的在這一刻理智再一次占據了上風。

    “停下吧,再探究下去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光聽聲音就知道那個正在行兇的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如果讓他發現這邊還有一個目擊者肯定會被滅口的!”大腦中不自覺的響起了自己理智的回響。習飛的腳步后撤了幾步。

    “看著我的眼睛!地獄之境將降于汝,欲得救贖唯覺醒之道!”施暴者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聽得怎么這么像戲詞啊?是不是在拍什么節目呀?”好奇心再一次壓制了理智。但是,但是行兇者的聲音聽起來那么可怕又不像是在拍什么節目。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習飛原本向后撤回的腳步改變了方向,向前踏出。

    “就看一眼,我就在墻角看一眼,如果是拍節目就算了,如果真的是行兇現場我還可以報警救一下那個可憐的受害者。我就不信那么背會在這么暗的地方被發現。”好奇心之后,僥幸心理又冒了出來。

    “額...額...”受害者發出意義不明的**聲,就像是正在經歷什么可怕的事情,不對,現在這本來就是在經歷可怕的事情。

    習飛忐忑的從墻角出向事發地偷窺。

    陰暗的小巷,忽閃忽滅的路燈,這可能是這條陰暗小巷唯一的光亮了,閃爍的燈光下,一個身材瘦高,習飛目測大概超過兩米的黑色人影站立著面對著布滿暗綠苔蘚的圍墻,當習飛看見這個瘦高身影的時候,這個行兇者剛剛放下掐著受害者的右手,而那名受害者就順著圍墻慢慢癱軟在地,從側影來看,這個行兇者全身漆黑,黑色的燕尾服,黑色的大禮帽,黑色的西褲,黑色的靴子,習飛曾經在一些老式英國電影里看見過這種紳士打扮的角色,眼前的這個家伙的行為可完全稱不上是紳士!

    “果...果然是行兇現場!”習飛驚懼的差點叫了出來。平生第一次在這么近距離親眼看到這種只能在電視上才能看見的場景,試問誰的第一反應不會像是這樣的,驚恐、害怕、膽怯!

    習飛的手哆哆嗦嗦伸進口袋,想要報警,當他在抬起頭向事發地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個瘦高的黑影正在面向他!

    高大禮帽下的面孔,竟然沒有五官!可能是燈光昏暗吧,所以才看不清他的五官,人類怎么可能沒有五官呢?但從遠處望去,行兇者的眼睛正在散發出青色的淡光,讓人不寒而栗!

    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習飛嚇得都忘記了逃跑,那個瘦高黑影正在一步一步接近他,現在已經離他不到7米的距離了!

    看來自己將要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了。
  http://www.ojoalahoja.com/110_110571/3752147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ojoalahoja.com。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vipxs.la
元尊最新章节_元尊小说免费_元尊txt下载_免费网络小说